时尚男士网 当季最流行的时尚新品!

无锡阿姨乐享收藏近60年藏品五个家都装不下想办民间博物馆

作者:娱乐来源:时尚男士网日期:阅读:89

分类:时尚男士网/收藏/

时尚男士网 关注到:

  无锡市新安花苑小区住着一位热爱收藏的老太,名叫何玉琴,今年76岁,人们喜欢喊她“宝贝阿姨”。“宝贝阿姨”气质不凡,虽然也曾历经生活的艰辛,但她执著于收藏的心几十年来不曾改变。何玉琴天南海北地“淘宝”,向行家请教,从书中补给收藏知识,如今,她越活越有朝气,还想办民间博物馆。改革开放40年,中国已进入全民收藏时代,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像何玉琴一样,以收藏怡养情致,也得到了应有的尊重。

  在无锡文艺界和全国不少收藏圈里,很多人都知道何玉琴搞收藏的事。无锡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潘基峰几次听人说起,一直想去拜访。经他牵线,记者联系上了拥有艺术品鉴定评估职业资格证书的无锡鼻烟壶文化研究会会长浦伯清,他约上其鉴定组的成员陪记者一同前往何玉琴家探宝。何玉琴低调善良,人们想看她的宝贝,她都请进门来。推开门,仿佛步入了展厅:各式瓷器、珐琅彩、景泰蓝、古典家具琳琅满目,颇为精美,空气中还弥漫着木头的香气。何玉琴说,艺术品收藏要有“三缘”即眼缘、财缘、机缘,而要同时具备才能收得一件藏品。她的每件藏品得来都不容易,都有故事。

  墙上挂着何玉琴年轻时温婉清隽的照片,很难想象,她究竟走过了一条怎样的收藏路。何玉琴是无锡人,祖辈是资本家,到父亲这辈家业已有些没落,但经营的中小型铸造厂仍能撑起一个家,家境较为殷实。何父喜爱收藏古玩,受家教影响,何玉琴从小学画、赏画,喜欢把玩家中藏品,翻看藏书。在父母的熏陶下,何玉琴从小就对艺术和艺术品收藏兴趣浓厚。1956年,家里的工厂因经营不善关闭,一家人的生活变得艰难。1958年,何玉琴不得不辍学参加工作,在无锡市广瑞路开关厂电镀车间做了一名普通工人。1966年,何玉琴经人介绍与同样出身资本家家庭的青年黄维贤结为夫妻,婚后有了两个女儿。

  1967年,何玉琴到无锡市自来水公司凿井队工作,两年后,她和丈夫响应国家号召,带着两岁的大女儿下乡到苏北农村。夫妻俩一个在响水县电机厂铸造车间做锻工,一个在金工车间做铣工,生活虽苦却充满温情。这期间,何玉琴接触到一些民间古玩,再次点燃了她少时的收藏热情。1979年,何玉琴一家从响水农村回到无锡。38岁的她又回到了自来水公司凿井队,做资料班主管;而黄维贤被安排到了无锡市仪表阀门厂。1990年,踏实肯干的何玉琴被提升为自来水公司开发经营部经理。生活较为宽裕后,她又重拾艺术品收藏的爱好,并利用假期深入名山大川、街巷村落,收藏散落在民间的“宝贝”。

  “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认为自己喜欢的就是好的。”对何玉琴收藏的东西,有人提出过质疑,但她不以为然。浦伯清跟鉴定组成员无不为她的心态和精神所打动。在浦伯清他们看来,何玉琴的某些藏品从现代审美角度而言,若干年后都是艺术精品。就拿她收藏的瓷器来说,很有美感,无论色彩还是工艺都堪称佳品。遇到谈得来的朋友或行家,何玉琴才会把她的珍宝“露”出来。她小心翼翼地将一大块罩布掀起一角,露出了一根根金的原木,摸上去很光滑,有清香。“这是海南黄花梨,比黄金还要珍贵。”看到堆满了整间屋子的黄花梨,浦伯清他们惊呆了。何玉琴说,从海南购回的。

  一个工薪阶层哪来那么多钱搞收藏?何玉琴说,她一辈子都在拼命挣钱,退休了还爬到屋顶给人清理水箱,她把这辈子挣的钱全都用在收藏上了。1992年,何玉琴退休,她与某建筑工程处携手,到无锡各大企业对接相关业务。她组建了一支水电安装队奋战在无锡的水电安装现场,还亲自带工人安装,寒冬酷暑,风雨无阻。靠着辛苦挣来的钱,她得以继续收藏之路。因为收藏,何玉琴的晚年生活也丰富多彩。她遍访各地名家,北至内蒙古的沙漠草原,南到福建厦门的深山民居、海南的原住民区,都留下过她的足迹。她的收藏标准不以“真假”论英雄,只要是她喜欢的,工艺复杂精美,有艺术价值的艺术品,她就会不惜代价争取买回来。总之,“我收藏,我快乐”。

  何玉琴指着一排雕花精细的柜子介绍,这是用一整棵大树做出来的。客人们还没回过神,何玉琴转身又打开了一个柜子,里面有件青绿色的大瓷瓶。无锡鼻烟壶文化研究会鉴定组组长孙仲兴一下子叫了起来,直呼“心脏要跳出来了”。老孙收藏瓷器几十年,直觉告诉他,这瓷瓶是清代的真东西。他跟浦伯清谨慎地将瓷瓶从柜中拿出,趴在瓷瓶上,用手电筒、放大镜仔细观察瓶口、瓶身和瓶底,发现瓶口有用过的痕迹。“是慈禧最喜欢的‘大雅斋’没错。”二人一致认为,这件“绿底粉彩花鸟纹大梅瓶”是清代官窑烧制的,无论包浆还是工艺均独一无二,可以直接上拍场。何玉琴则有些淡然,因为她认为自己收藏宝贝不是为了做生意。

  从一个家到另一个家,何玉琴带着我们逛了好多个“展厅”。何玉琴的藏品究竟有多少?她没仔细统计过,反正她家的三处房子加上两处租的房子,五个家都不够放。光是家具就有一百多套,瓷器多达四五千件,而把“”中流失的宝贝收回来始终是她的梦想。何玉琴自觉文化水平不高,进入晚年以来,她更潜心于研习艺术品收藏知识,向专家和书本学习,跟同好交流,提高眼力。何玉琴的两个女儿事业有成,对她的收藏也很支持。老伴承包了买菜做饭,何玉琴每天要做的就是看书、保养她的“宝贝”。随着媒体曝光的增多,慕名找何玉琴赏宝的人也越来越多。她也有了一个想法:办一家民间博物馆,传承守护最美好的历史记忆,让大众欣赏;同时也让更多人了解收藏,让好的藏品丰富人与人之间的情谊,让收藏者因淡泊名利而赢得优雅人生。“为人民收藏,为国家收藏,生命不息,收藏不止。”是何玉琴的人生信条,而她也在享受收藏带来的乐趣。今年76岁的何玉琴身体不错,心态更好,以藏会友。在何玉琴看来,“你的,我的,也是大家的,欣赏它们,爱护它们,更是一种责任”。浦伯清赞同何玉琴的想法,他提醒,不要忽视民间藏宝的力量,而这是公办博物馆所达不到的。潘基峰也表示,当下应鼓励民间收藏,何玉琴的收藏也是为无锡做贡献。业内人士认为,不管是国家收藏,还是民间收藏,都是为了不让宝藏流失海外,为国护宝,值得尊重。而眼下中国日益活跃的民间收藏市场,更亟须相应的政策出台加以规范和保护,毕竟民间收藏是一个重要渠道。

  盛世兴收藏,当今中国,人们开始以收藏怡养情致,满足自己的精神享受。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文化中,每朝每代都有标志性的文物,而文明的坐标就是由这些文物来标识的。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于收藏而言,也走过了从不合法到合法的阶段。1993年,文物收藏被合法化,随后便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期。收藏家马未都曾表示,以他登上《百家讲坛》为标志,人们对收藏的关注也出现了“拐点”,即由金钱转向了文化,深刻点而言,当大众面对收藏,对文化的关注超过了对金钱的关注时,我们就看到了民族的希望。

极力时尚推荐

TRENDS MEN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