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男士网 当季最流行的时尚新品!

揭秘世界上最神秘的收藏家族

作者:娱乐来源:时尚男士网日期:阅读:76

分类:时尚男士网/收藏/

时尚男士网 关注到:

  也许世界上最“富有”的收藏家,不是洛克菲勒家族,也不是卡塔尔王室,更不是中国的王健林和王中军,而是一位过着隐者般生活的德国老人。他所拥有的藏品之巨,艺术价值之高,令人咂舌。今天小意就带你一起来看看,这位世界上最低调的“收藏家”,神秘而颇受争议的收藏故事。

  事情缘起自2010年秋天,在苏黎世开往慕尼黑的高速火车上,海关人员发现一位名叫科尔内留斯?古利特(下文称古利特)的老人携带了面值500欧元的新钞票共计9000欧元。在这趟过境列车上,常有人携带大量取自瑞士银行的现金,以此规避德国的税收。尽管老人携带的数额在1万欧元以下的合法范围内,但这么一大笔钱还是引起了税务部门的注意。

  调查进行了一年半。2012年2月的一天,古利特公寓的门铃响了,他穿着睡衣去开门,门外竟站着30名税务人员。在搜查其公寓时,工作人员意外发现了一批画作,与饭盒、食品罐等杂物放在一起,有1400件之多,为把它们整理出来,工作人员整整搬了4天。

  这批画的作者包括马蒂斯、毕加索、夏卡尔,以及德国表现主义艺术家奥托·迪克斯、马克斯·贝克曼等一大批在近代艺术史上举足轻重的大师,同时,这些艺术家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曾受到纳粹的诽谤、贬低,并入选纳粹1937年举办的“堕落艺术展”。

  古利特称这批名画继承自父亲希尔德布兰·古利特(下文称老古利特),但这种说法并没有得到世人的认可。专家鉴定后称,这1400幅名画中不乏老古利特在二战后亲口供述“已烧毁”的艺术品。德国政府也称,其中约590件是纳粹分子掠夺至德国的。

  画作到底是合法继承,还是出自纳粹劫掠,想搞清楚这一点并不容易,需要严格的法律审查和艺术上的界定。目前,德国税务部门仅是以调查古利特是否涉嫌未替画作缴纳税金和关税,把画作当作调查证据扣存起来,但德国政府为此已成立了以联邦政府、巴伐利亚州政府、柏林自由大学的6名专家组成的特别小组,与检察官协同作战,以厘清作品的来历。到现在为止,检察官只确定了其中一幅马蒂斯所画的《坐着的女子》是纳粹于1942年从法国一家银行掠夺而来。

  要搞清画的来历,先得说一说老古利特的故事。他是德国近代艺术史上的一位传奇人物,曾和纳粹合作,被认为是二战艺术品劫掠史中的罪人;同时,他又是一位杰出的艺术鉴赏家。

  老古利特 1895 年出生于德国小城茨维考,他的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古利特家族在艺术方面一直造诣颇深,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老古利特早早就爱上了艺术,尤其痴迷现代艺术。 “ 我和母亲一起去一家巴洛克灯具商店观看展览,那些充满野性、热情、力量的色彩,封闭在最简陋的木质框架中。当时,我还是一个孩子,但被深深地震撼了。 ”

  1925 年,老古利特成了茨维考博物馆馆长,还在小城建了一个现代艺术品收藏馆。由于祖母是犹太人, 1928 年,老古利特放弃馆长的职位, 1933 年又辞去汉堡艺术协会负责人的工作。当时,他已是德国现代艺术领域的专家。随后几年,他在汉堡开了一家画廊,成了艺术品经纪人,他的画廊也成为战前德国知识精英聚会的沙龙。

  但老古利特的艺术趣味和当时的 “ 社会主流 ” 明显不合拍。希特勒倾向于古典艺术,对当时风靡欧洲的现代派、抽象派极其反感,称其 “ 堕落 ” 。 1938 年,这种个人爱好转变为国家行动,德国开始没收、出售 “ 堕落艺术品 ” 。

  为了生存,老古利特成了纳粹政府宣传部长戈培尔委任的 4 名艺术品经纪人之一。他们的任务就是从犹太人手中低价强购甚至是没收艺术品,再到国外寻找买家,把这些艺术品卖掉。每桩交易,老古利特能挣到至少 5% 的佣金。

  1942 年,老古利特担任了 “ 元首博物馆 ” 的采购员,先后十几次飞往德军占领下的巴黎,为希特勒搜寻艺术珍品。史学家认为,在为纳粹工作的过程中,他也将一些作品用于私藏,例如前文提到的《坐着的女子》。

  在纳粹溃败前夕,老古利特闻风而动,带着家人和部分藏品驾驶着卡车向西驶去,目的地是巴伐利亚北部山区一座名叫阿施堡的城堡 —— 城堡主人答应为他提供庇护。二战结束后,老古利特还是被软禁, “ 古迹卫士 ” 接管了他的藏品。 “ 古迹卫士 ” 由 345 名盟国艺术界的专家组成,一直在致力于寻找被纳粹掳掠走的艺术品。

  此后 5 年里, “ 古迹卫士 ” 对老古利特进行多次审问。他表示自己从未强抢或威逼利诱犹太人卖画,甚至把自己说成是在保护那些遭到纳粹的当代艺术品,他还坚称: “ 我的藏品大部分都在 1945 年 月 13 日德累斯顿轰炸中被毁掉了! ” 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 古迹卫士 ” 们始终没有完全相信他。西奥多?海因里希 —— 老古利特的主审官,后来担任了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曾向老古利特出示了雷诺阿的作品《孩子的头像》,老古利特声称这幅画是他的,但画背面的标签却显示这幅画属于另一个人。

  最终,由于证据不足,被 “ 古迹卫士 ” 接管的 件艺术品中,有 134 件归还给了老古利特。 1956 年,老古利特死于车祸,他的藏品也就成了一个谜。

  老古利特给世人留下了一个谜,而他的儿子也是个谜一般的怪人。在外人看来,如今81岁的古利特是一位“隐士”,他膝下无子,独自生活,从不和邻居交谈,总是四处游走,但头脑清晰,很有教养。

  多年来,古利特一直十分谨慎低调,只有亲人才知道他靠出售部分艺术品生活。他只通过规模很小的精品拍卖行出售艺术品,从不找国际权威的拍卖机构。连美国和德国那些大牌艺术品经纪人都说,他们此前从没听说过这个人。

  2011年12月,就在他被暗中调查之际,有人向德国当局举报,他通过科隆一家拍卖行,以120万美元(约合731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售出了马克斯?贝克曼的名作《驯狮者》。

  如今,古利特已离开了他在慕尼黑的公寓。检察官们称,他们也不知道古利特现在身处何处。但就在11月17日,古利特出人意料地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否认父亲劫掠犹太人,他认为家里保存的这些画作可能是父亲私下购买的,父亲当年将艺术品用货车运离战区,免于被盟军炸毁,是英勇之举。他还表示,父亲合法取得这些珍稀的作品,而自己身为父亲的继承人,理当有权拥有这批艺术品,“我不会主动归还任何作品,这些画是我毕生的挚爱。”

  古利特正面临着和父亲当年相似的情形——这批画的来源再次引起了人们的质疑。解决这个问题,固然需要法律的界定,但更是对于良知的拷问。

极力时尚推荐

TRENDS MEN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